《焦点访谈》 20160108 杭州出租车行业改革破局 - 昆明的士票务网

昆明的士票务网

网站首页 公司介绍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 
最新文章  
空姐深夜打车遇害,问题出在坏人还是网约车?
出租车拒载“新借口”上线!罚!
PSA在法推出按需租车业务 未来或引进中国
为什么美团打车又说,不进入郑州市场了
王劲:无人车是我的终身事业 宣布重回行业一线
相关文章  
考核表示OPEC减产协议或易延期 俄罗斯本油产量有看再
深圳天税挨制“互联网+办事”新形式
脱铁轨拍花海列车 是谁堵挡了守看秋季的道路
中媒考核:好国5月5日当周本油库存料将镌汰180万桶
江边发现一枚迫击炮弹 警圆紧急处置
详细内容   您现在的位置

《焦点访谈》 20160108 杭州出租车行业改革破局

发布时间: 2019-07-19 10:45:37
首播: CCTV-1 1月8日19:38 CCTV-新闻 1月8日19:38 重播: CCTV-新闻 1月9日03:45 CCTV-新闻 1月9日05:45   央视网消息(焦点访谈):很多人都经历过打车难,特别是赶上刮风下雨或者上下班高峰的时候更是如此,而且有的司机还挑活拒载态度差。而出租车司机也经常抱怨,活不好干,挣不到钱。乘客和出租车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,积重难返,改革迫在眉睫。2015年10月,交通部发布了《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的征求意见稿。在这个顶层设计的指导下,各地也结合实际,制定改革方案。那么,这次改革会触及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哪些痼疾?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传统出租车行业的现状呢?记者来到杭州进行了调查。   在杭州市规模最大的民营出租汽车公司一运出租汽车有限公司,总经理方宝华带记者来到了公司的停车场,这里停满了出租车。方宝华说,过去出租行业火爆的时候,想当出租车司机的人都排着长队来走后门,可是近半年,出租车司机却纷纷来退车,表示自己不想干了。   方宝华告诉记者:“这里停了65辆,占到11%、12%的样子。从优步、滴滴打车上来以后,驾驶员觉得收入比以前少了,因为同样花出去辛苦的时间,赚不到原有的收入,肯定他就把车子退到公司来了,当时退潮是很大的。”   近半年,这种司机退车不干的事不只出现在方宝华的公司。2015年2月份以后,越来越多的杭州市民在出行时选择方便快捷的优步、滴滴打车等网络约车,出租车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冷落。   司机抱怨生意惨淡,然而在杭州市下城区的朝晖路,记者看到,街边明明有市民在招手打车,可一辆辆出租车却空驶而过,当时是下午3点40分,离晚高峰还有一段时间,怎么会有活不拉呢?一个小伙子先后拦了两辆,都没能上车。接着,这个小伙子又拦下了第三辆车,还是没能上车。另一位位女士在路边等了半天,拦到车上前询问后,也是一脸无奈地退回原处。   因为打不到出租车,这位女士最终选择了软件叫车,很快就有司机应答。对于出租车司机的这些行为,乘客虽有抱怨,但似乎早就习以为常。   带着乘客的抱怨,记者随后采访到一位出租车司机。司机说,按照现有的计价体系,一旦去了拥堵路段,挣的钱刚好抵消油耗和份子钱,没有任何赚头,谁还乐意去干。乘客抱怨司机挑客拒载,司机抱怨不挑客拒载挣不回本钱。乘客与出租车之间的这种矛盾存在已久,但对于出租车挑客拒载,政府似乎一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来解决。   杭州市交通局副局长陆献德表示:“要全方位考核,要很到位,难度还是比较大的,目前为止还是只能靠根据投诉情况,平时我们抽查的情况,企业相对很简单,但对单车个体车辆比较难。”   说到底,司机们是嫌公司向他们收取的份子钱高了。这份子钱一个月10000元左右,分摊到每天大概330元。司机们说,挣不出份子钱,他们就得自己赔钱,如果份子钱定得高,他们的工作难度自然也高。   “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好几百元”,是出租车司机对高额份子钱的典型吐槽。但话说回来,司机们开的车都是从出租车公司租来的,所以交份子钱也是情理之中,这份子钱,主要由车辆的运营成本企业的利润两部分组成。   在出租车公司收取的份子钱里,有一项是政府的收费项目,叫“经营权有偿使用金”,一般由出租车经营企业向政府缴纳,但企业往往把这笔钱转嫁给承包出租车的司机,而且在杭州,由于进入出租车行业的时间和方式不同,因此每个人负担的经营权有偿使用金数目也不尽相同,甚至相差很大远,这首先造成传统出租车行业内的不公平。   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出租车管理处处长肖敏介绍:“本身杭州传统出租车里面有偿使用金高高低低不一样,最便宜的200多块钱一个月,就是个体户这批,最贵的拍卖的38.7万,折合到每个月有3000多块钱,这样行业里面本身负担就不一样。”   除此以外,近期出现的网络约车虽然与出租车在市场上扮演同样的角色,但其不用向政府缴纳任何的经营权有偿使用金,这造成传统出租车与网络约车在市场上竞争的不公平。为了减轻传统出租车司机的负担,实现公平,2015年12月2日,杭州市人民政府发布的《关于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指导意见》中明确指出,经营权有偿使用金从2015年1月1日起无偿使用。不仅如此,还要将已经收取的此项费用予以退还,涉及退还费用的车辆约有2700辆车,退费金额约1亿元。   肖敏说:“历史上一次性缴纳的,还没有用完的年限折算一下,还给人家,这样的话整个行业是公平负担,将来传统出租车跟将来进来的专车在有偿使用这一块也是公平的。”杭州外事旅游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吉说:“免除了经营权费,政府把这块利全部让给了企业和驾驶员,应该说从制度上消除了一些障碍。”   政府的主动让利,能在多大程度上给司机减负呢?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,这个减免大概能减少了四、五百元份子钱,一个月的吃饭钱生活费差不多够了。   光是政府让利还不够,在出租车司机所交的份子钱里,除了车辆的运营成本,还有一部分是企业的合理利润。   一直以来,司机和企业的合同都是一签多年,这期间,不管生意红火还是生意惨淡,司机向公司缴纳的份子钱都是固定不变的,企业只管坐收利益,经营风险就这样转嫁给了司机。   网络约车大量涌入后,很多出租车司机看中网络约车效益好、没有份子钱,纷纷退掉手里的出租车转而去开网约车,一向强势的出租车企业为了留住司机,第一次主动降低姿态,调低了份子钱。   杭州市之江旅游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卢和平告诉记者:“份子钱我们今年(2015年)从5月1号开始,是下降了1300块。现在我们应该说每个月将近减少收入的50万,6个月份下来就是300万块钱,作为企业来说现在也在熬。”   那么对于企业这次压缩利润空间,给司机减轻负担的做法,司机们是否满意呢?一位司机表示:“承包费按照目前算是可以吧,因为我们平常也都算过。”   之前在采访中,很多出租车司机向记者反映,网络约车出现后,他们每月的收入大概减了2000元左右,现在,政府取消经营权有偿使用金平均下来每个司机减负1000元左右,加上企业主动让利1300元,算下来,每个司机每月的份子钱比之前少了2000多元,收入将与网络约车进入市场前持平。这次改革后,杭州出租车份子钱将摆脱一次签多年,数目固定不变的局面,经营的风险由司机和出租车公司共同承担。除此以外,目前企业在份子钱明细公开程度不够、驾驶员处于劣势地位不能和企业平等对话等问题,也做出了明确规定。   目前,杭州市出租车改革方案已经开始实施,这一系列的新规能否从根本上解决乘客与出租车之间的矛盾,传统出租车能否因为这次改革而面貌一新目前还很难说,只能在实施中逐渐完善,推动问题的解决。   其实,出租车问题的积重难返并不只出现在杭州,而是在全国普遍存在。要找到问题的症结,就要从出租车的定位上找原因。长期以来,出租车都被定位为公共交通的组成部分,这样的定位是导致很多问题出现的根源。   杭州市交通局副局长陆献德介绍:“作为公共交通组成部分,就说明它是政府要进行必要的财政补助,包括油贴了,包括服务区的建设,都是通过财政渠道去补助。”   这样的定位不仅让出租车行业的市场化难以推进,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分散了财政资金,影响了大容量公共交通的发展。大容量公共交通滞后,也就导致选择出租车出行的人增多,从而出现打车难的局面。2015年10月10日,在交通部发布的《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中,对出租车的定位进行了调整,出租车由公共交通的组成部分变成了综合交通运输的组成部分,公共交通的重要补充,满足个性化出行需求。   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徐文强强调:“出租汽车这个业态,它是为少数人提供了一种特殊的出行服务,是一种个性化的服务,一个城市不管从它的资源,道路的资源,从城市的容量以及节能减排,防治大气的污染角度来出发,都应当是把公交放在优先发展的位置,建立公共交通的出行系统,同时对出租汽车要适度,适量地发展,能够满足个性化需求。”   出租车行业事关百姓出行,也事关众多从业人员利益。此次改革,除了政府让利、企业减利,给出租车司机减负之外,还提出了多样化服务、促进与互联网的融合发展等措施。虽然改革触及了许多以前未曾触及的行业内深层次矛盾,但改革毕竟才刚开始实施,可能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。只有以问题为导向,敢于正视问题、提出问题,才有解决问题的可能。

上一篇:从“黄面的”到“桑塔纳”,邯郸出租车的发展变迁

下一篇:一獒战三狼,一只藏獒真的能打的过三条狼吗

 

© 2009-2017 昆明的士票